新闻检索
甘肃日报集团报刊
 
   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金昌要闻 正文
稿源: 金昌日报  2013-09-11 11:51
散文:作家笔下的老师

  □梁惠娣

  第29个教师节到来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伴着对天下老师们的悠悠祝福,品读作家笔下的老师,让人对老师的光辉形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作家梁实秋在《我的国文老师》中写到了影响他走上作家道路的国文老师徐先生,他写道:“徐先生之最独到的地方是改作文。他最擅长的是用大墨杠子大勾大抹,一行一行地抹,整页整页地勾;洋洋千余言的文章,经他勾抹之后,所余无几了……如果我以后写文章还能不多说废话,还能有一点点硬朗挺拔之气,还知道一点‘割爱’的道理,就不能不归功于我这位老师的教诲。”

  作家莫言在《我的老师》中,写了三个对自己影响很大的老师,其中,他用笔墨较多的是第三个老师:“第三个让我终生难忘的老师是个男的,其实他只教过我们半个学期体育,算不上‘亲’老师,但他在我最臭的时候,说过我的好话。”他对第三个老师王召聪老师印象更深刻,他在文章结尾说:“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过王老师,但他那张笑眯眯的脸和他那副一跃就翻过了一米七十横杆的矫健身影经常地在我脑海里浮现。”可见他对王老师的感激和怀念。

  林清玄在《棒喝与广长舌》中,写了两个教学方法截然不同的老师。一个是对学生极其严厉、经常用武力进行惩罚教育的郑人贵老师,另一个是慈爱的王雨苍老师。那时他已被学校记了两个大过、两个小过,被留校察看,学校里大部分老师都放弃他了,而只有王雨苍先生没有放弃他,将他从堕落中拯救了回来。作者最后说:“王雨苍老师和郑人贵老师他们分别代表了好老师两种极端的典型,一个无限的慈悲,把人从深谷里拉拔起来;一个是极端的严厉,把人逼到死地激起前冲的力量。”

  作家阎连科的《感念老师》一文,写到小学时教自己写作文的张梦庚老师,他在文章说:“前些时,我回家乡电视台做有关我的人生与写作的电视节目……当我看见这位30年前教过我四年语文的张梦庚老师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我猛然哭了,眼泪夺眶而出。”可见,一位好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品读这些名家笔下的老师,令人对老师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这些老师以他们独特的人格魅力影响着他们的学生,给学生以影响一生的精神食粮,正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编辑: 杨伟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