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金昌要闻 正文

庄稼汉的脊梁

来源: 金昌日报  作者: 陈永磊   2015-02-27 09:39  编辑: 杨伟玲


  庄稼汉的脊梁

  本报记者 陈永磊

  2月5日,立春刚过,年节将至。来到永昌县水源镇北地村八社我市“最美家庭”获得者孙运家时,正巧他1岁的小孙子被带回了老家,让初当爷爷奶奶的孙运和妻子吕金兰着实欢喜。摸着小家伙肉乎乎的脸蛋和小手,沉浸在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中,一家人似乎一时忘却了生活的艰辛。

  孙运高个头、宽肩膀,身体很结实,而头顶的白发、沧桑的面孔却让人怎么也不相信今年只有49周岁。父亲瘫痪在床、母亲体弱多病、家里人命运多舛……十几年来,生活重担都落在了孙运一个人身上。

  “老父亲现在只能躺在床上,说话有时利索有时含糊。”说起家里的情况,孙运的语气夹带惆怅——父亲孙天德从十几年前开始手就抖得厉害,终于在3年前被确诊为帕金森氏症。前年城里的医生下乡义诊,检查完孙天德的情况直摇头:“人老了,各种疾病都来了。十二指肠溃疡、前列腺炎、风湿腿疼一齐发作。就算只治好其中一个,都要大费周章。”考虑到老人都70多了,医生建议,吃药维持,在家调养。

  孙运的重负,不只如此。9年前,寡居多年的姐姐又溘然长逝,留下了他的两个外甥无人照顾。“当时一个16岁、一个19岁,都是读书上学的年纪。当舅舅的,不照顾咋行?”悲伤之余,孙运决定担负起两个外甥的吃穿用度。

  孙运的妹妹,长年以来精神恍惚,一直由他照顾,前些年才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她好的时候,还能帮家里做些活。现在这样,只剩老母亲帮我照看家里了。”

  “老母亲身体也不好,吃点啥总说胃里疼,经常咳嗽,耳朵也背。”为了照顾瘫痪的父亲,孙运和母亲时常夜不能寐,累的时候,母亲常唠叨:“这么受罪,活着干啥”,他就给母亲打气:“命数没尽,都得好好活着!”

  如此经年,未过天命之岁的孙运须发皆白,而他的脊梁却没有被生活的重担压弯。

  孙运家里有30亩耕地,2002年的时候,他因种植制种萝卜、刀豆、西瓜等产销好,还获得过镇上“创业致富带头人”的称号,按说照此下去日子能过得不错。自从家里有了这许多变故,每年全家老小的生活费、医药费高,入不敷出。又要种地、又要照顾老人,两难之下,孙运一狠心拔了地里的精细庄稼,改种容易照看的大田玉米和食葵,腾出时间来照顾家里,并花光积蓄,经过2次手术,硬是给父亲治好了十二指肠溃疡。

  种地种不细,农忙还需雇人力,现在每年家里收入三四万元,刨去开销,几乎存不下钱。“村里许多人和我家种同样多的地,而我现在过得反不如人。”孙运感叹道。村上评议低保户,他本也交了申请,后来听说还有更困难的人家,便觉得不要也罢。不认命的孙运,后来争取到草食畜牧业的扶持政策,养了20多只羊,每年卖羊羔,也能增添1万多元的收入。

  聊了一阵,孙运带记者参观他的家。院子很大,斜坐在村庄一角,一边有高高的土墙,土墙斜下,便是羊舍。他告诉记者,他用这卖了羊的钱,加上四处借贷,终于给儿子在市区新金源小区买了一套楼房。而反观孙运的院子里的一排土坯房,墙脚已经开始掉土渣,“房子还是1958年土改的时候盖的,快60年了。不修吧雨天总是漏,再上房泥吧怕梁撑不住……”孙运说。

  说到难处,孙运不禁抹了抹眼眶,但坚强的他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来尝一个,都是自家树上结的。”这时,妻子吕金兰端着一盘软儿梨来招待客人,笑容满面的她是家里最乐观的人。她说,现在儿子在市区工作,每月能赚2000多,孙子也有了,外甥们也长大成人了,等还清了贷款,还要把这老房子修一修呢。

  说话间,父亲孙天德在床上发出难受的呻吟,孙运和母亲急忙进屋去帮父亲翻身。

  吃一口带冰碴的软儿梨,初入口时寒意逼人,品味一阵方觉甘甜——孙运的生活也是如此。对他来说,父母是天、子女是地;倾其所有照顾老人、抚育子女、守望亲情,则是一个普通庄稼汉顶天立地、自强不息的脊梁。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