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人物 正文

黄璨: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

来源: 金昌日报  作者: 李玉梅   2015-03-20 10:14  编辑: 杨伟玲


  2015年2月,在第五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获奖名单中,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随即,她在新浪博客中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的单篇散文《小喜欢》获散文类优秀奖了,存下来。”这份欣喜,让她对文学的固守和永不放弃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

  她就是做客本期《艺术人生》的我市青年女作家——黄璨。

  个人简介:

  黄璨,1973年出生,湖南涟源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金昌市作家协会秘书长。

  散文作品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人民文学》(增刊)、《雨花》《山东文学》《福建文学》《飞天》《西北军事文学》《甘肃文艺》《作家导刊》《朔风》《甘肃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其中散文《小喜欢》荣获第五届“甘肃黄河文学奖”;散文《芦苇的乐声》(外一篇)荣获《西北军事文学》2014年度“优秀作品奖”;散文《云庄寺》获得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和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共同主办的首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大奖赛优秀奖;散文《常春藤》获得由中国作家记者协会和《文学月刊》杂志承办的首届“常春藤”杯全国征文大赛优秀奖。

  黄璨: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

  本报记者李玉梅

  “第五届甘肃黄河文学奖”“《西北军事文学》年度优秀作品奖”、“《人民文学》全国游记征文大赛奖”,以及在《人民日报》《文艺报》《人民文学》《山东文学》《飞天》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等等,这些荣誉和成绩的获得,对于黄璨来说,并非偶然,而是浸透了她十几年写作过程中的喜悦、痛苦、沮丧、希望。她说:“写作已融入我的生活,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

  一次偶然的冲动,让她喜欢上了写作;写作不仅使她内心的感受得以释放,也让她感受到了精神上的富足

  黄璨并非那种自小就喜爱写作的人,只是深受父亲的影响,喜欢音乐、书法,尤其喜欢读书,她觉得读书是件非常快乐的事,但却从未想过要当个作家。

  然而,在2002年,一件偶然的事让她有了写作的冲动。

  那段时间,她丈夫迷上了越野自行赛车。当时家里经济并不宽裕,丈夫就从废旧市场或拣或买淘回一些自行车零件,一边组装,一边不停地向有些抱怨的她炫耀,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看着丈夫痴迷的样子,黄璨也被感染了,静静地看着丈夫组装赛车,一同享受着快乐的时光。

  她觉得这种感受美妙极了,有种要永远留住这美妙时光的冲动。

  于是,一篇有感而发的《丈夫迷上了赛车》的小散文发表在市级刊物《西风》杂志上。没想到,文章发表后,受到很多人的喜欢,尤其是丈夫那样痴迷于赛车的朋友们。

  朋友们的欣赏和赞誉对她触动很深:写作不仅使她内心的感受得以释放,也给别人带来身心的愉悦,让她感受到了精神上的富足。

  这一次的写作,让黄璨感到创作的欲望原本就一直深深地埋在她内心深处,只是自己尚未意识到。

  一直喜欢读书的黄璨回想起:“从小时候开始读《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传奇故事》《山海经》,到后来的《红楼梦》《儒林外史》以及《复活》《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简爱》等等。这些优秀的作品,给了我精神的上滋养。写《丈夫迷上了赛车》的冲动,更让我开始钟情于用文字表达内心的情感,包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拥有和失去。”

  这一次的冲动,把她心底的那份欲望彻底激发出来,手里的笔再也不想停下来。

  2004年,她第一次参加全市征文比赛,散文《南瓜老婆》获得一等奖。

  谈起这一次参赛的心情,黄璨说,生活中有她取之不竭的创作素材。她在《南瓜老婆》一文中这样写道:“晚上,老公接到多年未联系的女同学电话,忆古谈今,激情飞扬。我在卫生间扯着嗓子吼歌,忍无可忍地摔洗脸盆。女儿在旁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妈妈,爸爸还有个老婆!”

  类似的生活中的琐碎小事给了黄璨更多的创作灵感,让她明白,创作离不开生活、离不开现实。而写作也日渐成为她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使她的人生焕发出熠熠光彩。

  她的启蒙老师、我市著名作家于进对她的散文曾有过这样的评价:“在金昌散文园地,黄璨无论如何是一棵小草。但正是这棵不起眼的小草,不畏风雨侵袭,珍惜阳光的赐予,于万木争荣的园圃摇动点点新绿,让行人眼前一亮。”在老师的鼓励和她的勤奋耕耘下,她的作品又陆续在《甘肃日报》《甘肃经济日报》等省级报刊上发表,作品在全市文学比赛中也多次获奖。

  徜徉在文字的海洋中,黄璨已经由一株小草逐渐生长成为一棵小树,在文学的滋养中开始伸展开枝叶。

  2009年8月,黄璨遇到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在金昌市作协的推荐下,她参加了甘肃省作协主办的全省散文创作高研班的学习。为期一周的学习,不仅让她接触到全省乃至全国有名的散文大家,开拓了视野,同时也让她对写作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

  在那次学习班上,让她记忆犹新的是诗人、散文家人邻的一堂课。人邻老师说:“每一个爱好写作的人都要认真对待文字,包括标点符号,因为每一个词语、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有自己的情感。”这些话让黄璨感到震撼,让她明白真正意义上的写作是神圣而严肃的,容不得半点马虎。

  在金昌这片散文园地里她由一株小草长成一颗小树,展开枝叶;在文学的滋养中,这棵小树渐渐长大,已是枝繁叶茂了

  直到现在黄璨想起那次高研班学习的情景都历历在目,她很庆幸参加了那次学习班,也是从那时她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写作,用文字来表达对生活的更深感受。

  业余时间,黄璨开始一边创作,一边读书,沈从文、汪曾祺、废名、胡兰成、张爱玲、丰子恺等大家的作品读了一遍又一遍,从中汲取营养。渐渐,她的文字也逐步显露出了自己的风格和韵味。

  我市文学评论家宿好军在评论她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定是受五四文学影响很深之故,她的语言带有文白相杂的典雅风味。如此的语言,正与她那种飘动的意绪相契,两相完美结合,构筑出了整个文章的意境,呈现出一种略有古典美的风格,典雅而疏淡,高蹈而沉静,漫舞而平淡,读来很有美感,且意味悠长。”

  2013年,对黄璨来说是值得记忆的年份。那一年她的创作取得了真正的突破。

  当她得知《人民文学》杂志社和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共同主办的首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全国游记征文大奖赛的消息时,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将散文《云庄寺》投到大赛组委会,未曾想竟然获得了大赛优秀奖,并由主办方出资邀请赴广东东莞参加颁奖典礼。

  “能够从全国一万多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61名获奖人员中的一位。”正如主办方《人民文学》副主编、著名作家邱华栋先生所言,“极其不容易”。而那次比赛,诸如陈奕纯、陈世旭等当代散文名家都在获奖之列。《云庄寺》亦被编入2013年《人民文学》增刊。

  从那时起,她的文学之路向她绽开了灿烂的微笑。同年,她的散文又分别获得了另外两项全国性文学大赛的奖项。作品也相继在《人民日报》《文艺报》等报刊上发表。

  对于一个基层作者来说,在《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文艺报》等国家级刊物上发表文章是多么不易,作品还在全国性的文学大赛上获奖,这对黄璨来说,既是一种荣誉,也是对她的写作进步的一种肯定。

  这样的肯定让黄璨的创作热情高涨起来。2014年,她的散文《芦苇的乐声》(外一篇)在《西北军事文学》中脱颖而出,荣获2014年度“优秀作品奖”,该奖项全年散文类获奖者全国仅3人。2015年初,散文《小喜欢》荣获了第五届“甘肃黄河文学奖;此外,她的作品又先后在《山东文学》《福建文学》《陇原文萃》等省级以上著名文学刊物和文学交流刊物上陆续刊登。

  黄璨在金昌这片散文园地里由一株小草渐渐长成了一棵树,如今已经枝繁叶茂了。

  “她的散文与时下的女性散文不同,在追求内心真实感受的同时,亦着意于对景物的悉心描写。”

  诗人、散文家人邻对她的散文评价说:“黄璨的散文与时下的女性散文不同,在追求内心真实感受的同时,亦着意于对景物的悉心描写。她的文字雅致、委婉而不失力度,在语言上的感悟力是许多人所不具备的。凡写景、写人、思绪以至于读书所感,都各有可以品咂的滋味。她对诸如沈从文、胡兰成等大家的文字,有着很深的阅读和汲取。近几年,她亦扩大了自己的阅读范围,试图从卡夫卡、门罗、村上春树、卡佛、多丽丝·莱辛等国外作家的哲思和精神气质中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细读黄璨的散文,就能品出这样的味道。

  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散文《毛卜喇》中,她着重描写了一个古老村子在城市喧嚣之外的一种自然的生存状态:“我们去拜访的一家,院子很大,极干净。扫帚才留下的细细痕纹,好像春风吹皱的水纹,在地上一丝丝荡漾开。也许,农家人每日早起,拿扫帚细细扫一遍院子,时时保持这样一种洁净,偶然浮起的心间的乱也会渐渐收住继而沉静下来吧。”

  在《文艺报》上发表的《古城秋色今犹在》中,对永昌县骊靬古城的历史变迁进行了诗意的充满想象力的描写,表达了她对古老村落人与事的美好追忆,以及渴望在喧嚣世界里拥有安详平静之心的一种情怀:“这个世界,一切都在变,包括一段岁月、一些人、一些事,还有人类纷杂的情感。唯一不变的,是人们宁静安详的心、一段美好的回忆,就像那座骊靬古城,万世的喧哗都与它无关。”

  在获奖作品《小喜欢》中,通过对芦苇、蒲棒以及黄釉茶器的细致入微的诗意的描写,阐述了人与自然万物的亲密关系以及自然给予人的启示,引发人对自然、对生命和情感更深一层的感悟和思考。“如今很多年过去了,所谓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我已非当初之我,至少内心的结解了又结,总也绕不开‘尘俗’二字。眼前之芦苇却仍是它自己,虽于人亦有渺茫之意,然其在万物凋零之际,经年持有高蹈之态,在秋在冬,迎风亦如风之凌然之曼妙,且不卑不微,不懈不怠,怎一个‘悠长’二字了得。可见万物众生,各是各的情态,各有各的相生相伴,自然乃至生命赋予什么便是什么,何必强求。”

  在散文《云庄寺》中,通过对佛教圣地以及所见所闻的描写,以文学的方式探索佛教对人生的启悟、对精神的洗涤,弘扬乐观积极、豁达包容的人生态度,以及作者本人对生活真、善、美的向往。“人世的修行,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坚韧。七情,六欲,尘世的繁华。这样的寥落啊,怎可以经得起?主持清瘦地笑,不作声。我们也笑,亦不多言。当年,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居士探讨佛法,有天女散花,至诸菩萨身上,纷纷滑落,至弟子身上,却黏着不去。所谓‘花雨不沾衣’,我们在尘世,总想摆脱迷惑、颠倒、烦恼,又总也抛不去的分别心、执着心,岂不是难为!”

  在诗意的文字中,黄璨享受着文学创作带给她的快乐和幸福。

  “写作,无法带给我们诸多现实的东西,却能带给我们现实永远也给不了的东西。”这是一位国内著名作家对黄璨说过的一句话,也是黄璨之所以能够坚守在文学道路上的信念支撑。文学对于黄璨,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拥有和幸福。在这样的拥有和幸福中,黄璨的文学之路将越走越宽广。

  “河西有很多古老而美好的村落,还有很多极富地方特色的民风民俗、地方曲艺和民间美食,希望能以散文的方式把这些古老的村落以及相关民俗文化记录下来,唤起人们对美好往事的怀想,激发人们对生活、对生命、对自然的热爱。”黄璨说,这是她今后努力和创作的方向。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