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文体 正文

散文;夜访金昌“紫金花城”

来源: 金昌日报  作者: 陈玉福   2015-05-13 11:16  编辑: 杨伟玲


  散文;夜访金昌“紫金花城”

  陈玉福(北京)

  说起“花城”,人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想起广州,其一年一度的迎春花市,已为世人所瞩目。然而在中国的西部,有一个叫镍都金昌的城市,竟然也叫做“花城”。南方有花城,名正言顺,气候使然,地理造就。可一个西部戈壁滩上的城市叫“花城”,就有点匪夷所思了。金昌是不是花城,我最有发言权。17年前,我就住在金昌。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当时金昌的环境非常糟糕。试想一下,一个被腾格里、巴丹吉林沙漠包围着的、建在戈壁滩上的城市,除了时不时地被沙尘暴侵袭外,还有空气中刺鼻的二氧化硫。实话实说,我就是不愿意生存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所以才“离家出走”的。

  今年年初,我在北京的媒体上看到了一条激动人心的消息,金昌市不仅进入了全国宜居城市100强,而且还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表彰大会上,被中央文明委授予“全国文明城市”称号。这是甘肃省唯一获此殊荣的城市,实现了甘肃省国家级文明城市的零的突破。呵呵,我的家乡成了国家级文明城市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为了探个究竟,我于今年4月的一天下午,来到了位于甘肃河西走廊中部的镍都金昌。

  在金昌饭店用过晚餐后,我们就直奔“紫金花城”的中心地,位于甘肃有色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对面的“金川区紫金花卉示范种植基地”。夕阳下,清新的春风,携着戈壁滩上特有的清新空气荡漾在脸上,格外舒服,这是这几年在北京不曾有过的感觉,这让我不由自主地对这座离开了的城市产生了些许遐想。

  在甘肃有色冶金职业技术学院对面,我看到了刚刚泛青的570亩薰衣草基地。虽然现在还不是薰衣草开花的季节,但我脑海里仍然出现了一大片一望无际紫色的花海。路边的大广告牌上就是去年金昌市紫金花城薰衣草盛开时的照片,在朝阳地抚慰下,那纯粹的、高贵的、特立独行的紫让人陶醉,让人惊叹不已。看着眼前紫色的情景,我仿佛驾着船在紫色的海洋里驰骋。随行的朋友告诉我,现在是4月,到了6月,这里先是紫晕斑驳,紧接着薰衣草花就会变成迷人的深紫色。这样的花期会持续到10月。

  这时候,一位脚蹬球鞋、裤腿高高卷起的40多岁的女同志带着几个人过来了。突然,她一下子进入泥泞的树沟,拾起了散落在里面的砍下来的一米左右长的紫叶碧桃树枝,痛心疾首地指着马路边刚刚植上去的砍掉上半身的紫叶碧桃说:作为园林工作者,我们要知道,这一米多高的树枝头没有一年的时间是长不出来的!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被问者很可能是基地负责植树的技术人员。他告诉女同志,为了整齐划一,所以就把所有的树头都砍掉了。看着女同志裤管上、球鞋上的斑斑泥点,我断定她是一位园林工程师,否则的话,她不会同情这些被砍下来的树枝。她的话不紧不慢但很有分量:我们种植的是树,不是你的小平头,为什么要推得整齐划一呢?再说了,它们也是一棵棵鲜活地生命嘛!你们就忍心把它们的上半身砍下来?

  技术员见女园林工程师说得是,便不吭声了。她命令让其马上停下这种劳民伤财的做法后,耐心地给技术员普及园林知识:我们买来的树苗很珍贵,我们应该尽量保持原样,如果真要剪一下的话嘛,最多不能超过17公分。见技术员把女工程师的话记在本子上后,女工程师指着马路边上新植的树继续说:远高近低,远密近疏,是路边景观带种植的基本要求。靠近马路边要种植低一点的树种,不要太密,因为树沟里我们还要种植薰衣草、马鞭草、鼠尾草和草坪呢。远处,你可以种植高一点的树种,而且还要适当地密一点。你看看(指着近处的常青树),你应该把这些树种植到后面去……好一个称职的园林工程师,具体的技术数据、合理的花草种植知识,都在她的心里。

  我们悄悄地跟在了女工程师的后边,因为我这个外行,已经被她渊博的园林知识折服了。女工程师走到马路牙子边时,看着马路上汪洋的积水问她身边的人:大家知道马路牙子是干什么用的吗?有人说是拦车的,也有人说是为了美观。可女工程师说出来的话直击我的心灵。她说,如果没有马路牙子,如果我们把树沟降低路面十公分或者是五公分,会是什么概念?大家包括我,都云里雾里,不知道女工程师要说什么?她望望大家,笑着说:应该有两大好处,一是我们金昌市的雨水少,可以让有限的雨水流到树沟里去,这样雨后既不会把马路弄脏,也不会把雨水浪费掉。天啊,这位女工程师可是了不得!她只说了个“一”,就实现了两个目的,树沟低于路面不至于积水把马路弄脏,也让有限的水资源浇灌了树沟里的树木。接下来的“二”,仍然是独出心裁。她说,我们可以让市民把车子停在两棵树的中间,这样也有两个好处,第一让树荫把我们的车子遮蔽住,不会晒着,第二市民们停车难的问题也解决了。我身边一位30多岁的同志告诉我,金昌市的车子可以停在马路牙子上面,不但不罚款,而且还不收停车费。哇,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真是幸福啊!

  夜幕降临了,城市笼罩在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中。我们随着女工程师一行继续北行,到了金昌市北部防护林带前的紫金大道上。这是一条宽广的、笔直的足有十公里的六车道大道。在路灯下的紫金大道旁,我们发现了刚刚栽种上去的马鞭草。小小的、足有十公分左右高的、绿茵茵的马鞭草已经在马路两边显出了一条颇具规模的景观带。可以想象,到紫色的马鞭草长成开花后,伴有远处各种花卉的景观带,一条真正的“紫金大道”便会展现在游客们的眼前!这是多么壮观的场景啊!

  细心的园林工程师第一个发现了问题,在马鞭草地里,有几株马鞭草被人给拔下来了。她心疼地捡起了马鞭草后,又是几句出人意料的话:我们要建议有关部门制订一条地方性法规,破坏花草者,要给予重罚,让他记住,你破坏大家的环境,是要受到惩罚的。女工程师见她的助手记下了她的话,继续说:我们周围的花草树木是有生命有感情的。我们对她好一分,她会回报人们十分。我们之所以要打造“紫金花城”,就是给我们金昌人民创造一个优美的环境。在金昌市的每一个角落里,包括我们工厂的空地上,都要种上花草树木。我们的市民和来这里游玩的游客都置身在花的海洋里,心花怒放,这就是我们的追求。

  好一位园林工程师!好一个“心花怒放”!照她的意思,金昌花海最高的境界就是让这里的人们安居乐业,心花怒放。听到这里,我在为这位女工程师叫好的同时,还特别地佩服金昌市的领导们,他们为紫金花城派来了一位多好的园林工程师啊!有了这样的工程师,还有大家共同地努力,金昌市的面貌怎么可能不改变呢?

  正说着,两位青年人驱车来了。在介绍中我知道,他们中一位叫许伟民、一位叫肖振华,是金昌市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引进来的研究生。他们分别是宁远堡镇、朱王堡镇的党委副书记。女工程师指着马鞭草后面的一条笔直的小水沟问两位,你们知道这水沟是干什么用的吗?路灯下的小水沟很漂亮,里面的流水在灯光的照耀下,亦梦亦幻,像童话里的世界一样。水沟、水沟沿子也是水泥砌成的,宽约20公分。许伟民回答,是排水用的。肖振华接上说,应该是紫金花卉景观带的一个特点吧?杨树林、花卉、流水,薰衣草、大丽、牡丹。女工程师笑着说,你们只回答了一半,不全面。我们这里夏天的太阳特别地毒,水沟里的水是温的。游客们如果玩累了,可以坐在沟沿上休息、泡脚。

  “啊!”我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连这个也想到了?旁边的许伟民自豪地告诉我,这是我们金昌市委吴明明书记发明的。我因为曾经在金昌工作过,所以,戈壁滩城市夏天的阳光我是领教过的。金昌市的领导们居然给予了游客们如此贴心的关怀,这对于他们来说,该是多美的享受啊!

  “今年夏天,我们金昌市要在这里举行‘紫金之夏’花卉美食节,还有‘紫金之夏’集体婚礼。”我旁边的许伟民指着远处整整齐齐的白杨树说:“紫金婚礼上有一个特别浪漫的议程,就是一对对新人手牵手通过那里的爱情林,走在‘1314’的林荫道上,憧憬美好的爱情生活。”我又一次来了兴趣:“爱情林?”肖振华拉拉我:“不要急,我们马上就会去那里的。”

  “这是牡丹园。”刚刚赶来的金川区林业局一位自称是老赵的工作人员指着网格式的防护林介绍说:“靠近马路边的这一片,都是可以观赏的花卉园。”我看过去,在路灯映照下,各种形状的牡丹花在刚浇过水的、湿漉漉的地里傲然挺立,枝头上还有不少的花骨朵,个别牡丹花都已经开了,红艳艳的,特别地好看。女工程师看着牡丹园,讲解着牡丹花的特点和管护要点。牡丹园过去,是大丽花园、月季花园、波斯菊园、五彩石菊园、石竹园……一旁的许伟民对我说,新书记到金昌后,对这里进行了调研,这里就成了这一块块花卉园。

  听到这里,我不仅对金昌的这位吴书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且还有了要来金昌采风创作的念头。说实话,这些年住在北京,受够了北京的雾霾给人带来的伤害和突出地堵车问题给人造成的麻烦……

  终于到了爱情林。所谓“爱情林”就是人为地把两排笔直的白杨树的“手”牵起来,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绿色的拱形长廊。这不但给夏天来这里游玩的金昌市民,还有游客挡住了火辣辣的太阳,而且还给她赋予了一个极其浪漫、极富想象力的名字:爱情林,或者是牵手林。林荫下的小道是用鹅卵石加水泥铺就的,每隔几米,上面都有石子排列的“1314”的字眼。“1314”,一生一世,多么诗意的意境啊,倘若两情相悦,可牵了手,在这里轰轰烈烈的走一回,表示一生一世相爱下去。

  看着这样的奇观,想起刚才许伟民说的话,心里涌起地是惊讶、惊喜,甚至是感动了。这简直是天才的创意嘛!把大西北司空见惯的杨树,河沟边成群结队的杨树,独出心裁地编织成了一道美丽的、富有诗意的、天长地久的爱的风景线,给古老的杨树赋予了新潮、浪漫、爱情的内涵。

  “爱情林”里的杨树,是地道的钻天杨树种,碗口粗细,看上去大概有七八岁的年龄。经过多年的相守相望、耳鬓厮磨,她们之间肯定已经产生了感情。可是,除了刮风时偶尔亲密地接触一下外,其他的情况下只能是默默地相望,低低的私语。我想,她们和人一样,也是有血有肉的,也是有感情的。她们早就想手挽手、肩并肩了。可是,在过去的时光里,她们是没有这种机会的。现在好了,在人类的帮助下,完成了她们一生一世的愿望。现在,这些钻天杨在我眼里完完全全是一对对情侣。晚风吹过,我明显地听到了他们欢快的笑声和亲昵的声音……我于是朝前面看去,无数的成双成对的杨树们,相互拥抱着,尽情地享受着人类给予她们的恩惠。我望着长长的绿色长廊隐没在了远处的时空中,似乎望不到尽头……这是金昌人把爱的意蕴,还有绵绵不绝的情趣,注入到了爱的河流里。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了未来金昌人安居乐业、“心花怒放”的状态……

  我徜徉在牵手林里,脚下那些可爱的石子亲热的硌着我的脚,就像是在给我按摩。可爱的小石子,笨拙而又调皮的小石子,如果我的爱人在此,我会牵了她的手,相偎相依,和这些爱的使者们一样,一路呢喃,一路欢声笑语,直到永远……

  正在我陶醉的时候,金川公司一位老工人带着一位老人走来了。我们于是轻松地交流了起来。他告诉我,他是金川公司的工人,因为老母亲患有抑郁症,所以,他时不时地带着老人来这里走这一生一世的爱的小道。原来很重的抑郁病,竟然在这“1314”的道上走好了。包括冬天,他也会陪着老人来转悠。我问他原委时,他笑着说:“其实老人也需要爱,因为我爸爸早就去世了。我们这种爱,是母子之爱。”是啊,老师傅说得太好了。金昌人编织的爱情林,不仅仅是让年轻人走的,母子、父子、朋友也可以走嘛!母子情、父子情、朋友情同样可以长相厮守、一生一世!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之所以治好了抑郁症,就是因为老人过去太寂寞了,没有了老伴的日子是多么地不易啊!现在,儿子陪着她来爱情林散步,这中间除了爱还是爱,到处都是爱的气息,所以久而久之,老人的病情就好转了。许伟民过来了,他告诉我,这爱情林的发明者,还是金昌市的新书记。又是新书记,这位新书记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太感人了!有机会时,我一定去拜访这位时时刻刻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的好书记。

  走出“爱情林”后,我记住了几句挂在林中木牌上的话:“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难怪爱情林治愈了那位老工人老娘的抑郁症,是因为老人在这里重新找到了她的“爱情”……

  我们夜游金昌花海的最后一站是自助洗车站。金川区林业局老赵对我说,这个自助洗车站是去年在市委吴明明书记的倡导下建立起来的。怎么又是吴书记?老赵没有看出我表情地变化,介绍说,吴书记是2013年底调到金昌市的。她来没有几天就来考查金昌市的防护林带,建议我们在防护林网格中种植各种花卉,给前来散步的金昌人打造一个休闲、赏花的好地方。于是,我们就按照书记的意见,在这里种植上了你刚才看到的这些花卉。从此,吴书记一有空闲,就来防护林带视察。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吴书记突然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有市民在洗车。吴书记看着满马路的积水皱起了眉头。我马上对他们说,这是我们浇树的水,谁让你们来洗车的?吴书记马上打断了我的话:大家来这里洗车,说明你这里是风水宝地。

  “什么”?我笑着问:“风水宝地?”老赵笑着说,是的。吴书记是个有心人,她对我说,你就在这里建一个免费的自助洗车站,但是,洗车的水要引进防护林带里。这样既方便了群众洗车,还浇灌了花草树木。

  “这个洗车站就是这样建起来的?”金昌市这位还没有见过面的书记在我心目中越来越高大了:看来真的是一位为人民服务的好书记啊!老赵点点头说:是啊。从那以后,来这里洗车的人越来越多,节假日高峰的时候,一个中午要洗近200辆车呢!

  “在你这里洗车收费吗?”我望着洗车台上正在洗车的一位司机,感觉林业局在这里一定是有收入的,不然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如此地上心呢?

  老赵还没有来得及回话,那位洗车的司机接上了话茬:“不但不收,而且还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教如何使用洗车枪呢。”我怎么没有发现有洗车枪啊?老赵笑着说:“我们的工作人员晚上下班的时候,就把洗车枪收走了。第二天早上上班后,再把洗车枪装上去。”

  我于是想起了大城市有车一族的无奈,别说是有人帮助洗车了,就是停车也要计时收费。可是,在这里,不但在马路牙子上的树林里停车是免费的,而且政府还提供免费洗车的条件……

  我们离开洗车站的时候,正好那位女园林工程师一行也过来了。她握着老赵的手叫他赵局长,这时我才知道这位老赵就是金川区林业局的局长。她看着洗车点地上的肥皂水皱起了眉头:“怎么?有人把洗衣粉带来这里洗车了?”赵局长点点头说:“就是,个别人不自觉,就把洗衣粉带进来了。”女园林工程师说:“这说明你们的引导有问题。我们免费给大家提供洗车服务,但是,危害树木生长的洗涤剂一类的东西是不能带进来的。”

  “吴书记,你放心吧,我们马上制定相应的措施加以引导。”赵局长如是说。

  “什么?”我惊得目瞪口呆:“她就是吴书记?”如果说前面的惊讶是金昌市有一位一心为公的市委书记的话,那么这一次的惊讶是一位市委书记在群众之中,大家好像司空见惯了一样。许伟民接上说,其实,吴书记经常在群众之中。我接上说:“而你们大家居然没有一个人称呼她‘吴书记’,她就像是你们中间的一员似的。”“女园林工程师”笑着说:“怎么,市委书记就不应该在群众中间吗?”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真的是吴书记?”吴明明点点头说:“我是吴明明,错了包换。”

  随行的市委周副秘书长这下子认出我来了:“哎,这不是老陈吗?”周副秘书长转向吴书记:“吴书记,这位就是我们金昌市走出去的大名鼎鼎的‘1号作家’陈玉福。”吴书记高兴地和我握手:“欢迎你来金昌。”我和吴书记握手的一刹那,还特意看了一眼吴书记卷着的裤子,和脚上穿着的球鞋:“吴书记,看到你这身打扮,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在农村浇水时的情景。”吴书记笑着说:“到种植花卉的现场来,如果西装革履,人家还把我当金昌人吗?”听到她这样的话,我暗暗地在心里说:眼前的这位吴书记不正是我们金昌的“焦裕禄”吗?

  吴书记把自己当成了金昌人,而我这个真正的金昌人,在家乡需要我的时候,我却当了“逃兵”。我离开金昌17年了,我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感觉。今天晚上,我面对一位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市委书记,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陈老师,我们该回去了。”吴明明书记的一句话,打断了我对自己地自责和对这座城市地向往。整个晚上,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位称职的园林工程师,可是,我错了,她不是园林工程师,她是一位一心为民的市委书记,同时又是一位普通的劳动者。我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这一次夜访金昌市的“紫金花城”,是我有史以来收获最丰厚的一次,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在灯火辉煌的马路上,我望着平易近人的吴明明,问道:“吴书记,你为什么对园林工程师的工作如此熟悉?”

  周副秘书长告诉我,上个世纪的1978年,也就是高考恢复的第二年,吴书记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甘肃农业大学,学的恰恰就是园林专业。我点点头,开玩笑说:“吴书记,那一年你才18岁啊?”吴明明笑了,“怎么?18岁不能上大学?”她的一句话,把我们大家都逗笑了。许伟民轻轻地对我说,他们和吴书记在一起时,时间总是在笑声中度过的。我点点头,坚定地在心里说:这就是金昌市的市委书记吴明明啊。

  返回到金川区紫金花卉基地后,我又一次站住了那块大广告牌下,也又一次置身于眼前这一大片薰衣草的海洋中,我长久地深深的呼吸着,陶醉于花香的世界里。此时此刻,我下定了两个决心。第一个决心是我一定要回来,和身边这些可爱的金昌人一起,在建设未来新金昌的过程中贡献我的一点点微薄的力量。第二个决心是,我一定要把金昌市“紫金花城”的建设过程、发展过程写出来。下定决心后,我望着眼前紫色的海洋,浑身上下产生了一种从没有过的神清气爽,心情也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样宁静和安详。

  几十年来,我采访过的领导也有不少了,见过的市委书记最起码也有几十位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位市委书记。她是一名普通群众,永远都在群众之中;她是一名战士,永远都在战场上。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在吴明明书记吃午餐的时候,采访了她。因为近几天她的工作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没有一点点空闲,所以我只能在她吃午餐的时候与她见面。吴书记的午餐十分简单,一碗西红柿鸡蛋面,外加两个凉拌素菜。我们一边吃,一边向她提出了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要在金昌打造“紫金花城”?第二,紫金花城是什么意思?第三,作为市委书记,为什么在休息的时候还在群众之中?

  吴明明是这样回答我的: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我们的老一辈金昌人,在戈壁滩上爬冰卧雪,喝苦咸水、住干打垒房子,战风沙、斗饿狼、挖矿藏,受尽了千辛万苦,奋斗了几十年,才在戈壁滩上建起了这样一座有色金属工业城市,彻底结束了我们国家缺镍的历史。当初,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我们的老一辈金昌人都在这里创造出了人间奇迹。而我们今天有这么好的条件,我们有敢为天下先、艰苦创业的金昌精神和金昌文化,还有47万勤劳勇敢的人民。我们的老前辈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就做不到呢?同时,金昌市是一座资源型城市,我们赖以生存的资源总有一天会枯竭。如果到了那一天,金川公司走了,我们金昌人肯定要留下来。我们不但要留下金昌人民,还要引来像你这样的有识之士。所以,我们根据金昌的实际,制订出了发展旅游文化产业的规划。如何打造金昌的旅游产业?我看就要在创造优美环境、改变自然条件上下功夫。把金昌市这座资源型城市,打造成以旅游文化为主的“紫金花城”。

  你的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叫“紫金花城”?所谓“紫”就是打造以薰衣草为主,马鞭草、鼠尾草等紫色花卉和树木为辅的紫金花卉城市,给金昌市民和游客提供一个紫色的、绿色的、和谐的家园。“金”首先是指金昌,其次才是金色的向日葵、油菜花、菊花等花卉和植物。在高贵的薰衣草等紫色花卉周围,点缀上向日葵等金黄色的花卉,她们与薰衣草等紫色的花卉同生在一片天空下,给高贵的紫色以光明、富足和希望。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几年的努力,把金昌市打造成花卉之城、生态之城、和谐之城,让这座戈壁小城成为中国的“普罗旺斯”。

  我深深地被金昌市这位女书记打动了:“吴书记,你真了不起!”吴书记摇摇头,继续说:为此不少同志提出,薰衣草等花卉很娇贵,在我们金昌这样的地方不容易存活。我告诉大家,我们的老一辈金昌人白手起家,能够在戈壁滩上建起一座城市,他们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敢为天下先、艰苦创业的金昌精神。前人能够在戈壁滩上建起一座工业新城,我们今人为什么就不能把薰衣草种活呢?我们先不要说不,我们先干起来,在干中学,学中干,不断地总结,看看在我们金昌,究竟能不能种活薰衣草等珍贵的花卉?下定决心后,我们市委一班人带领全市人民,苦干了一年多,现在,我们终于试种成功了。

  最后,吴书记告诉我:目前,我们的紫金花卉基地大一点的不仅仅是你看到的金川区紫金花卉基地,而且还有好几个呢。在金水湖、龙泉景观带、骊靬古城等地区,都有亩数可观的紫金花卉基地。其中骊靬古城的最大,占地700余亩。我们的理念是,在金昌市的闲滩空地里,都要种上紫金花卉,让金昌市真正变成花的海洋。

  回答第三个问题时,吴明明反问我:陈老师,这第三个问题还需要我回答吗?我笑了,她在第一个、第二个问题中,实际上已经把所有的问题都回答了。所以,我第一次对吴书记的采访,在愉快中结束了。在以后的十几天时间里,我一共采访了三次吴明明书记,其中两次都在植树造林的工作现场。

  为了探访金昌市落实“紫金花城”的情况,几天后,我去了金水湖畔的250亩紫金花卉基地、龙泉公园马路边200多亩的紫金花卉景观带,和文化广场、西湖等地方的薰衣草、马鞭草、鼠尾草等紫色花卉、树木种植点。紧接着,我还看了骊靬古城旁边的700亩紫金花花卉基地、双湾镇陈家沟花卉基地、永昌县的校场山花卉基地、武当山湿地公园和新城子镇的油菜花种植基地……

  金昌市搞紫金花城才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就成了这样的气候,真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如果到了两年或者是三年后,金昌市绝对就是薰衣草的世界,中国的“普罗旺斯”了。

  连日来,我都是在兴奋中度过的,所到之处,无不让人欢欣鼓舞。无论是在花卉基地,还是在植树造林现场,我都多次见到过市上、区上和县上的领导们。他们身先士卒,就像我见到过的吴明明书记一样,在工作现场亲力亲为,和老百姓打成一片。这时候,我就自然而然地想起了电视剧《焦裕禄》。在金昌市的大街小巷,劳动现场,“焦裕禄”的身影随处可见。这就是金昌市,这就是以吴明明为首的金昌市领导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具体体现(金昌市委一楼的屏风上就是这八个金灿灿的大字)。这样的情况多了,我才渐渐地明白了金昌市“紫金花城”的用意,也明白了吴明明“金昌无处不飞花”的境界,也知道了她让金昌人民“心花怒放”的良苦用心。实际上,金昌的花海不仅仅是花的海洋,也是人的海洋。花的世界强大了,金昌市的环境也就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金昌人民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不“心花怒放”才怪呢! (原载中国甘肃网)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