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文体 正文

散文:杨树花的快乐

来源: 金昌日报  作者:   2015-07-01 09:38  编辑: 杨伟玲


  散文:杨树花的快乐

  □祁尚明

  已是仲夏,河西走廊的风隐去了早春时节的凌厉和乍暖还寒,有了一些江南的温婉意蕴,在杨树枝头若有若无地拂动。

  草长莺飞,喜鹊在新绿乍吐的杨树枝头“喳喳”鸣唱。那会儿,是进入夏季后最惬意的一个傍晚,天空湛蓝,看不见一丝沙尘颜色,显得干净而清澈。路边不远处的麦子如绒毯一样油绿,更远一些,农舍掩映在枝叶繁茂的杨柳树丛中。橘红色的夕阳洒落在麦苗、树木、农舍之上,渲染出一份恬静的田园气息。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散步的经历,不为忙碌,只因为我已经越来越找不到散步时那种宁静、淡然的感觉。城市日益繁华,变得喧闹而充满世俗与浮躁,这样的环境已经不适合于散步,可我终究不能将自己囚禁在家里。所以,那个下午,吃过饭在阳台站着的时候,忽然就有了想要出去走走的想法。

  喜欢一个人散步的感觉,所以,我外出的身影依旧孑然。在城市边缘随意游荡着,偶尔,我会在路边停下,随意而散淡地看一会远近景色。这样的时候,几个稚童追逐着、嬉戏着跑过身边,追逐着地上随晚风“蠕动”着的“毛毛虫”——杨树花。曾几何时自己也一样和伙伴们守在杨树下,争相去踩踏从树上新掉落的杨树花,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情景,内心里忽然便有了一些感动。我知道,此刻自己的笑容不会是老成持重的含蓄,一定流露着一份无邪和率真,那是内心最自然的情感流露。

  然后,有东西轻轻落在眼睑上,像一只蝴蝶,扇过一缕意念中才能感觉到的风。

  手拈过,捕捉到的是一团棉絮一样的东西。怔愣片刻后竟自咧嘴笑了,有“毛毛虫”的地方又怎么会没有这飞絮。而此刻,路两旁那种只属于家乡的,叶片小而稠密的杨树已柔软抖动。尽管,西北的风多带有沙尘,并不令人喜见,但此刻我却不能不承认,如果没有这风,又哪来杏花、梨花的落英缤纷,哪来春草萌发、万物复苏的生命萌动。正如此刻,没有这晚风便不会有杨树花落,不会有飞絮漫天的绝美景致。

  飞絮,轻盈如雪,飞旋在橘红色的夕阳里。而这路上,如我一样寻觅乡野宁静的零散游人,皆被眼前这美轮美奂的景致所吸引,或站在路边,或双手张开欢愉喊叫着追逐那洁白的精灵。而我就站在路边,含笑欣赏着飞絮赛若白雪,漫天舞动的美妙景致,然后,仰着头陶醉在飞“雪”落在脸上的奇妙感觉里。

  直到,夕阳如橘红色的灯笼悬挂于山巅。

  忽然想到,此时如果独自漫步于一条幽长、静谧的林间小道上,小路幽静、寂寞,橘红色的夕阳在晚风摇曳中,被摇曳着的杨树枝叶切割成碎片,跳跃进眼眸里。晚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声响,脚前的杨树花受到惊吓般“蠕动”起来。而,飞絮,就在这晚风里和着树叶“沙沙”的轻声吟唱飘满林间小路的上空。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我想,自己一定会被感染,产生一种如恋爱般心悸的感觉吧。

  飞“雪”迎春,只是季节已到仲夏,我终究无法忽略这只是飞絮,杨树花开,造就的一场假象。一团飞絮,便是一把伞,轻轻盈盈从树梢枝头飘落,翩跹舞动着,带着一份离别的愁绪旋转、叹息,“一咏三叹”里恋恋不舍地离开。杨树花已落,飞絮还能停留多久,这是只属于飞絮的宿命,一个杨树花,便是一棵,或者几棵杨树的未来,一场风过后,种子会随着飞絮飘落在另一处或近或远的墙角旮旯,草丛、沟坎间,等待一场雨的来临,从而扎根于土,几年之后长成一棵枝叶繁茂的杨树。

  抬起头,漫天飞絮尽在眼眸里翩跹飞舞。像一个任性的孩童,就那样伸展双手,像是在拥抱,又像是在虔诚膜拜,任晚风吹过头发,停留在杨树枝头。飞絮,在橘红色的夕阳里竟自轻盈舞蹈,如绝尘仙子的裙摆,如一场飘落不散的飞雪,不带一丝寒意、冰凉,有的,只是这傍晚里无法言语的绝美景致。

  然后,路走到了尽头,迂回而去,再寻觅不见那“毛毛虫”一样的杨树花,寻觅不见精灵一样漫天舞动的飞絮。

  除了我那一份沉入心海的宁静,便只有那山色,留下一个苍茫的影子。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