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甘肃 国内 国际 视频 体育 娱乐 时评 军事 女性 论坛  
 
新闻热线:0931-8151739  投稿邮箱:mrgstx@163.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每日甘肃网  >  金昌日报  >  金昌要闻

评论:用花草的柔美中和工业城市的钢硬

2015-08-18 10:34来源:金昌日报 

  用花草的柔美中和工业城市的钢硬

  本报记者谢晓玲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8月12日,记者一家有幸邀请到忘年之交、著名作家鲁枢元先生及其夫人、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张平一同来金昌游玩,甚为欣喜。

  鲁枢元先生先后执教于郑州大学、海南大学、苏州大学,现为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苏州大学生态批评研究中心主任,兼任中国文艺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项目中国委员会委员,上世纪还曾兼任河南郑州市政协副主席。

  鲁先生长期从事文艺学跨学科研究,在生态批评及生态文艺学诸领域有开拓性贡献,1988年被国家人事部遴选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其著作《精神守望》《生态批评的空间》《陶渊明的幽灵》《蓝瓦松》《生态文艺学》等享誉海内外,《陶渊明的幽灵》曾获得“鲁迅文学奖”。

  今年7月,得知先生要到敦煌考察参观,我们盛情邀请他顺道到金昌赏花,先生欣然答应。

  八月,是金昌一年中最美的时节。

  12日清晨,参观完金川科技馆,我们陪鲁先生夫妇到金川国家矿山公园游览。

  先生虽年近古稀,依然精神矍铄,神采奕奕,一口气跟随我们登上了矿山顶部的观景台。

  金色的阳光在城市上空舒展,蓝天如洗,轻纱般的薄雾且隐且退。凉风吹过,变化多端的天空被朵朵云彩涂抹得清新明丽。

  俯瞰矿山公园,巨大的露天矿坑周围已被郁郁葱葱的树木花草覆盖,绿树摇曳,鲜花含露。

  先生看着满目的苍翠感慨:“在戈壁小城能看到这样一片绿真是不容易。我在青海考察时,那里的人们告诉我,他们种活一棵树比养活一个娃娃还难,你们在戈壁滩上搞绿化,想来也要费不少工夫。”

  记者笑答:“我们也常这样说呢,在这里种树,先得开沟换土,再浇水、种植,管护任务很繁重。”

  “很了不起!”鲁先生连连称赞,并拿起相机拍下了矿坑的全景照。看到矿坑南坡的塌方处,先生深为惋惜:“太遗憾了,要是早年采矿时做些保护工作就好了。这里作为一处城市历史记忆的留存,应很好地保护起来,让游客做一些体验式的游览和观光。”

  从矿山公园出来,沿环城路一路北行,路边的绿化带花草绵延,精致的街头花卉装饰小品将街道编排得温婉细腻,带着油画一般的叶嫩花初、风动绿摇的情调和色彩。

  望着车窗外的绿化景观带,鲁先生饶有兴致地给我们讲起了苏州的园林艺术。他说:“人类的文明与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与自然对立、冲突的过程中发展进步的。而苏州园林是一个例外,是中国古人为文明与自然的沟通、亲和、圆融建立的典范,在最大程度上营造了一个‘诗意栖居’的生态环境,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值得我们今人借鉴。”

  “可惜的是这些园林当年只能为贵族享用,即使现在,像拙政园的门票也还是可以把许多老百姓挡在门外。好在‘园林情结’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无意识,在我的老家开封,穷人家的院落里也总是要种上几丛花花草草,稍富裕一点的人家,还要摆上‘上水石’、‘养鱼缸’,以此满足亲近自然的心理。”先生对我们讲:“我在苏州有位朋友,十年前买下村民的一处院落,不仅修建了小楼,还在小院中建起了小桥、流水、假山,种养了很多花草,在屋顶种了蔬菜,俨然一处微缩的苏州园林。”

  记者感慨地对先生说:“那您的这位朋友很有生活情趣、很有品位呢!”

  鲁先生笑着说:“是啊,我们都很羡慕他。不仅是一个人、一个家庭要有点生活情调,就是一座城市,也应充满生活的情趣,有自己的品位。

  像你们金昌这样富于浪漫情调就很不错。”

  张平教授也说:“金昌虽然小,但城市建设得很精致,干净、清爽,道路通畅,空气清新,在喧嚣的大都市真是难觅这样的清新和宁静。”

  时近中午,我们驱车来到金川区紫金花卉种植基地。薰衣草、马鞭草花事正盛,满目的繁荣,矜持又显赫地涌进我们的视野。

  风轻轻吹过,起伏的花海波起浪涌,随着风的节奏时而激越,时而舒缓。

  站在花田边,鲁先生驻足良久后说:“很有味道,很难得。我执教一生,从河南到海南、再到江南,赏过繁花无数,但今天在荒凉的西北,站在这样一片花海边,内心还是感到很震撼。”

  “我们金昌现在正着力推动生态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努力建设一座花海天香、乐业宜居的生态绿城。”记者向鲁先生夫妇介绍了市上领导关于金昌生态、城市建设和产业转型布局方面的新理念、新思路、新做法,先生听后十分欣慰。

  “你们金昌领导人的这个发展思路具有超前意识和前瞻眼光。”他说,“我走过许多的工矿城市,都是钢性有余,生活味不足。工业城市,需要用这些花草的柔美来中和城市的钢硬,给人们创造一个更加舒适、温馨的生活环境,来陶冶市民的情操,增添市民的幸福感。”

  先生说:“重视生态问题,一方面是因为当今社会生态问题日益严峻,现在人类社会正从工业信息文明时代向生态文明时代过渡,修复生态环境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和不容回避的迫切任务。另一方面,高速发展带来的许多问题使现代都市人生活当中充满了焦虑、烦恼、困惑乃至愤懑,人们活得很纠结,渴望返璞归真,渴望休闲,渴望过一种慢生活,渴望拥有一个更美好、更和谐、更加富有诗意的世界。你们努力改善环境,打造休闲生态文化绿城,符合都市人的这种需求。”

  极力倡导低碳、环保、节俭的生活态度,十多年前,鲁先生就撰文反复呼吁人们过一种“低物质能量运转中的高品位生活”。

  “我们自己在倡导生态理念,如果再铺张浪费就说不过去了。”午饭时,先生再三提醒我们饭菜不要点多,够吃就行。

  先生说:“保护生态需要我们每个人从点点滴滴做起。如今严重的生态失衡不仅恶化了我们的外部生存环境,也恶化了人的内在的‘精神生态’。我在书中曾写过一件事:在南方一座滨海城市,我亲眼看到人们砍去林莽、挖掉岗峦、填平海湾、修起马路、盖上高楼,在一片静寂的荒原上建造起一座喧闹的现代化都市,一座富丽豪华的人造天堂。较之先前的贫瘠和落后,这或许可以说是社会的进步。然而在这座‘天堂’中的公民果然就生活得幸福无比吗?我看未必。”

  先生说:“徜徉在这座‘天堂’的腹地,星河般灿烂辉煌的霓虹灯、高射灯,密集的飞驰而过的轿车、摩托车,琳琅满目堆积如山的各类商品货物,扑面而来的浓烈的汽油味、烧烤味、脂粉味、汗渍味,使我真切感觉到‘高物质’、‘巨能量’在这个都市中的飞速流动。高科技、高效益、高消费使现代都市人挟带着巨大的物质能量高速运转,货币的沟通取代了心灵的沟通,电磁波的联系取代了骨肉亲情的联系,性的商品化取代了爱在情感渠道中的升华……在这样一条汹涌澎湃的物质能量流中,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代价远不止自然资源的过度流失,也让超负荷运转的都市人的内在机制陷入了‘高物质低层次’的劣性循环之中,生活碎片化、心灵空洞化、精神荒漠化,成为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社会现象。这种环境下,人活得健康吗?幸福吗?”

  先生的发问引人深思,记者猜测地问先生:“物极必反,这大约也是当下人们急于逃离都市而使得乡村旅游异常火爆的一个原因吧?”

  先生点头认同:“有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们要认识到,修复精神生态,让人回归人的尊贵,将比修复破碎的自然生态更艰难。以精神资源的开发替代对自然资源的滥用,以审美愉悦的快感取代物质挥霍的享乐,以调整人类自身内在的平衡减缓对地球日益严重的压迫,关键在于走出‘消费’的误区。”

  他说:“人的幸福生活的获得并不一定以大量物质的占有为代价。注重精神生活的人,对于外部物质生活总是较少地依赖。诗人陆游,‘细雨骑驴入剑门’,没有乘小轿车,没有排放一路的二氧化碳或二氧化硫,并不影响他留下一路优美诗篇。小说家托尔斯泰,为全世界的几代人提供了丰盛的精神食粮,自己到头来只是一袭布袍、一根拐杖,随风化解在俄罗斯的田野林间。安徒生没有上过高速公路,没能睡过豪华宾馆,一辈子执着地守护着自己那颗善良、纯净的心,却为全世界的孩子们写下那么多优美的童话。曹雪芹喝稀粥、吃咸菜,食不果腹、衣衫褴褛,照样写出千古绝唱《红楼梦》。

  “而在高度工业化、商业化的大都市,一个普通公民消耗的物质和能量可能是陆游、曹雪芹、托尔斯泰的千百倍,然而他究竟为人类的文明进步奉献了多少?或者不说为社会奉献,他自己获得的幸福感又能比这些诗人、艺术家多多少呢?”

  “面对日益严峻的生态危机,人们想出来的种种清除污染、治理环境的工程技术、管理规章似乎并没有产生应有的效果,一如‘扬汤止沸’,乃至愈演愈烈。归根结底,还是由于人的欲望的无止境,导致对自然的索取无止境。”先生说,“精神的资源是蕴藏于人的内心深处的资源。只有‘精神性’的价值观念在民众中牢固确立,人类对地球的掠夺性开发才有可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人类面临的生态问题才有可能取得实质性的缓解。新的发展理论将把‘精神的进化’看作社会发展的重要尺度。这既是一场社会革命,又是一场人的革命,关于人的心理与素质的革命。把‘精神’因素引进生态环境中来,人们将因此获得双重效应:人类内在素质的提高与人类外在环境压力的缓解。”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聆听先生黄钟大吕般的宏论,犹如醍醐灌顶,让我们对生态建设的深远意义有了更加深切的认识。

  “消费时代,到处充满了欲望,让我们放慢脚步,多多倾听自然的声音!”我们举杯共饮,祈愿先生倡导的理念能在这个天空毒雾腾腾、大地污水漫漫的时代,为世人点燃一盏明灯,照亮我们心头的自然,发掘人间自由、美好生活的本源。

 编辑:[杨伟玲]
更多相关新闻及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提供新闻线索关注民声315微信公众号。
 




 




 




 

3
1
5
 

相关新闻

  • 甘肃
  • 社会
  • 政务
  • 通讯员
  • 文娱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注有“每日甘肃网讯”或电头为“每日甘肃网讯[XXX报]”的稿件,均为每日甘肃网及甘肃日报报业集团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每日甘肃网”,并保留“每日甘肃网”电头。

2、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阅读推荐

论坛热帖

原创视频

原创热点

甘肃省明确扶贫标准按国家标准执行
 
昨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了《甘肃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依据《条例(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我省明确扶贫标准按照国家标准执行,省上不再制定新的扶.......全文

专题策划

热门图片

甘肃市州新闻精选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甘肃日报社每日甘肃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甘肃每日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承担本网站所有的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6212006001 ICP备案号: 陇ICP备0500034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甘B2-2006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2806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