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金昌日报 > 人物 正文

人物:母亲的好人缘

来源: 金昌日报  作者: 苏文兰   2015-08-18 10:34  编辑: 杨伟玲


  母亲的好人缘

  苏文兰

  母亲去世许久,每每去父亲那,楼下坐着的老人还会走到我面前,缅怀母亲,说:“你妈那么好的人,说走就走了,头天我们还一起钩拖鞋……”说着说着,她们的眼睛就会红肿,声音就会哽咽,而我早已是满脸泪花,泣不成声。

  我家对楼住着一位神经兮兮的老太太,头顶一头花发,没事爱唱洪湖水浪打浪。她见谁都是吹胡子瞪眼,但见了母亲,却是笑脸相迎,与母亲对话,正正常常。

  一年大年二十九,我和母亲在厨房炸丸子,听见有人敲门,我打开门,看见老太太头裹红围巾站在门口。母亲热情迎她进屋。她羞怯地从怀里掏出一副对联,送与母亲。说是她写的春联,让我们贴在门上,这样就不用花钱去买。母亲双手接过春联,认真仔细地看了,直夸老太太的毛笔字好。并几步走进厨房,食品袋里装了丸子作为回送。那年过年,我家门上母亲执意贴了疯老太太手写的对联。

  母亲心灵手巧,会绣花,织毛衣,钩拖鞋,纳鞋底……有一段时间流行用烟盒做果盘。母亲看人家做过一次,记在心里,让我们寻来烟盒自己动手做。母亲这一做做上了瘾,街坊邻居都收到母亲做的果盘。母亲还帮隔壁孤寡老太钩织了两双拖鞋,说在家里穿,舒适方便。楼上李姨收到母亲一针一线纳的鞋垫。母亲只要坐在楼下,身旁就会围坐一堆老太太跟着母亲学手工,母亲教她们在毛衣上绣花。她们个个拿着孙子孙女的毛衣像模像样跟着学。

  一口的王姨要娶儿媳妇,请了母亲去缝被子;五楼的赵姨要抱孙子,母亲帮人家缝小孩肚兜和棉袄;四楼的李阿姨有一阵子闪了腰,母亲念及她寡居一人,顿顿做了饭送到家。

  于是乎,我家里动辄就有邻居敲门,今天有人送醪糟,明天有人送大酱、油饼卷糕……五楼赵姨有一次,买了五斤鸡蛋拎到我家。母亲说什么也不要,赵姨不依不饶,说母亲看不起她。母亲只好笑着收下,晚间煮了茶叶蛋,让我送上楼。隔壁老太,来往更是频繁,只要谁家改善生活,绝对落不了彼此。我们跟着母亲,享受了好多地方特色吃食,就像穷苦年代吃百家饭。

  母亲走得匆忙,道义上,我们通知了母亲的姊妹。夜半打的电话,母亲火化前的前夜,母亲的八个弟弟妹妹一个不落连夜从河北坐火车赶来。她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送着母亲,嘴里念叨的都是母亲的好,三舅哭得背过气。

  母亲出殡的早晨,左邻右舍都赶来送母亲,楼口密密麻麻站着一群老人。我们被母亲送行的队伍震撼了。万万没有想到一直呆在家的母亲,会有这么多的朋友。

  母亲善良有爱心,对谁都是一副热心肠。她常说,人心都是肉长的。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